自古逢秋悲寂寥,一起赏画好不好?

就在我们转身之间,已临近深秋。

在飘走的岁月里,

随着秋雨的浇灌,总有一番叹息与感伤!

自古有许多诗人为秋天作诗,

总有点哀伤,

真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啊!


李白就在《秋风词》里面写到: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李白的伤心啊!


为了让大家在这初秋不至于这么感伤,

书画君决定带大家去古画中

过一个充实快乐的秋天!


-《秋庭婴戏图》-

苏汉臣

苏汉臣在北宋的宣和画院上班,

“宣和”是大名鼎鼎的宋徽宗的年号,

就是书画鉴赏力一流但皇帝做得糊里糊涂的那位。

很明显,这个画院就是他开的。


苏汉臣擅长画人物,尤其是小孩,

今天我们看到的他的作品,就以这种风俗画为主,

主题都很活泼,色彩也是有红有绿,画得还很细致。


画中有两个疑似姐弟的小孩,

衣服一红一白,搭配得很和谐。

他们在秋天的院子里玩耍,玩的游戏叫“推枣磨”,

这是一种秋季特有的小玩具,

古代绘画里经常出现。

玩的时候用枣核支撑住竹签,

竹签两头各放一颗红枣,

推动竹签旋转,比谁的枣磨转的时间更长,

看起来很像两个人在推磨,所以就叫“推枣磨”。


专家研究,

北方地区民国时期还流行着这种游戏,

但现在的小孩都玩王者荣耀,早就不会玩这种东西了!

局部局部

-《鹊华秋色图》-

赵孟頫

说完小孩子的游戏,我们来说点大人的事情。

成年人不玩“推枣磨”,但他们可以寄情山水啊!

比如赵孟頫。

众所周知,

他作为宋代宗室,进入元代以后被逼无奈做了官,

要知道,这在古代可是个大事,

尤其是文人们对这种事都特别讲究。

有气节的遗民

不仅要在作品里表现出自己的悲愤,

甚至还得以死明志。


其实赵孟頫心里也挺苦的,

他在元朝做官也不愉快,

蒙古人对汉族文化不怎么感兴趣,

对汉族文人态度也不好,赵孟頫并没得到重用。

很快陷入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局面,两头受气。


有些人甚至还借此贬低他的书法,

说他的书法“软媚无骨”。

赵孟頫《秋深帖》赵孟頫《秋深帖》

赵孟頫他做官以后,

对汉族文化一直尽其所能,小心翼翼保护,

谁也不希望整个元朝最后都变成当时蒙古人喜欢的“戎马倥偬”吧。

赵孟頫一生也很自责后悔“降元”,

他曾作《罪出》一诗表达自己的悔恨:

“愁深无一语,目断南云沓。

恸哭悲风来,如何诉穹昊。”


那么,

这样凄苦的赵孟頫是怎么理解秋天的呢?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

怎么样?画得如何?

要知道,

赵孟頫当时可是“吴兴八俊”之一,

还是文人画家里罕见的全能选手,

有理论有实践。

他才华出众,

音乐、文学、书法、鉴赏样样精通。

他说画画要“有古意”,

但这可不是说刻板地模仿古人,

人家是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

学的是北宋、五代和唐代的画风。

他还要把书法的笔法带到画画里,

因为“书画本来同”。


局部局部

《鹊华秋色图》是赵孟頫给他的好朋友周密画的,

周密祖籍济南,但从小在江南长大,

一辈子也没到过济南,对自己的家乡真是充满了好奇,

过去又没有飞机,

这么远距离的旅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赵孟頫这时候刚从济南下岗回家,

就大笔一挥,给好朋友画了一幅家乡美景,

意思就像我们今天出去旅游给小伙伴寄一张当地明信片一样。

周密也是个文人,还是个忠于宋朝的遗民,

我们可以猜测,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可不是画着玩的。

他一来是为了安慰周密的思乡之情,

二来是想得到这些“有气节”的遗民的认同,

也算是安慰了自己“失大节”的愧疚吧!

局部局部

画上画的是济南旅游景点:华不注山和鹊山,

像“大面包”一样的就是鹊山,三角型的是华不注山,

由于是赵孟頫根据自己的回忆画出来的,

所以并不是非常严格的写实画法,有美化和装饰的味道。


这幅画的命运就和赵孟頫一样坎坷,

曾被乾隆皇帝两度打入冷宫,真是“万里悲秋常作客”啊!


-《秋风纨扇图》-

唐寅

这幅作品现在藏在上海博物馆,

画一个大美女在院子里,手拿团扇,侧身凝望,神色惆怅。

她的衣裙在秋风里飘动,看起来天气应该是挺凉快,

那么大家可能要奇怪了,

既然天气凉爽,为什么还拿着扇子?

唐寅的题诗为我们道出了玄机:

“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

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

意思是说,秋天来了,

扇子电扇凉席空调都该收起来了。

局部局部

这说的其实是汉代班婕妤“秋扇见捐”的故事,

比喻色衰爱弛的妇女遭到了丈夫的抛弃。

妇女之友一样的唐寅

其实是在借这幅画、这首诗、班婕妤的故事,

以及许多惨遭抛弃的女性,

来表达自己对生不逢时、世态炎凉的慨叹。


唐寅绝对有道理这么做,

他并不像周星驰电影里那样风流倜傥玩世不恭,

活得那么潇洒自在。

相反,

他老婆死得早,三十岁时进京会试,

但牵扯了泄题舞弊案被免去资格,

续娶的老婆也跑了,一生不得志。

他的诗表达的都是淡泊名利,看破红尘: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他对不能为官不能一展宏图也感到很遗憾。

几丝冷雨,满地落叶,

总是让人感到没由来的伤感,

秋天是一个容易让人怀旧的季节。


但季节的更替,

永不会因为我们的悲伤叹息而止步,

不妨走进秋天,与忧伤斗争。


秋,亦是收获的季节,

依旧充满果实挂满技头时的喜悦。